麻豆传媒不犯法吗

坐上越野车的封行朗,还是那么的愤愤难平。

“教不严、师之惰!丛刚,我现在怀疑是你故意让封十五来勾一引我家晚晚,从而达到你们师徒两个不可告人的某种阴谋!”

封行朗中伤丛刚,也不是一回两回了。

感觉丛刚的存在,就是为了算计他似的!

其实封行朗自己心里跟明镜一般:丛刚如果真想要算计他,一百个封行朗都已经死绝了!

但他还是忍不住的对丛刚恶语相向!

而且还是那种让人能寒到骨子里的那种恶语!

反正丛刚被他气跑也不止一回两回了!

可最终还是妥协再妥协!

或许,这便是丛刚的人生!

“封十五的手机不是在你手里吗?你大可以翻看一下:究竟是封十五勾一引了你的宝贝女儿,还是你宝贝女儿一直在示爱封十五!”

丛刚平声静气的说道。

美丽蜕变的气质

虽然丛刚知道,跟封行朗讲道理不一定好使;

但总要有人给封十五鸣不平。

要不然,封十五在封行朗心目中的形象,会一直的恶劣下去!

到那个时候,想挽回,都来不及了!

所以丛刚想在封行朗对封十五贴上那些恶劣标签之前,给封十五挽回一些形象;

那样封十五才有重新回到封行朗身边的可能!

对于封林晚这个千金公主,想必封行朗会有一辈子都操不完的父爱之心!

所以,封林晚找一个好品质,且有孝心的女婿,那是相当有必要的。

关键问题在于,封林晚那丫头还非常非常的喜欢封林晚!

至于封十五……

他对封林晚的感情,肯定要比其它的女人要深厚!

毕竟封林晚可顶着封行朗亲生女儿的头衔!

能叫封行朗一句‘岳父大人’,又或者‘爸爸’,那是封十五此生的追求!

“你什么意思?”

封行朗就像社会上的那种刺头,“你的意思是说:封十五一点儿责任没有?都是我家晚晚一个才十四岁的孩子勾他的?!”

封行朗冷笑一声,“呵呵!你这个师傅到是把自己徒弟的责任推得一干二净!!”

知道封行朗的怒气又上身了,丛刚也没跟他争执。

任何的争执落在封行朗的耳朵里,都是逆耳的!

“人你也打了,赶也赶了……还不能让我替他申辩一句啊?!”

丛刚示弱的说道。

“那小子挨打,纯属他活该!要是再被我遇见,我还会痛打他一顿!”

火爆脾气上来的封行朗,出口就是几句狠话。

丛刚默了声,只是沉默是金的开他的车。

顺带探手过来,替封行朗将安带扣上。

虽说对自己的车技有信心,但封行朗的安,容不得半点儿疏忽。

彼此都默了一会儿,封行朗朝丛刚斜目瞟了过来。

那架势,那眼神,满满的都是不服气和挑衅!

“喝口水吧!祛火降燥的!”

丛刚将随车的保温杯递送给了封行朗。

封行朗没接,依旧一副‘老子很不爽、老子要吃人’的暴躁模样!

见封行朗不开口说话,丛刚也没有自己没事找事儿!

只是封行朗这么斜目瞟着他……让他有点儿……不自在!

明知道封行朗瞪他只是因为内心的愤怒,怪他没有管好自己的徒弟;

但只要被封行朗这么盯着,丛刚就感觉这四周的空气都跟着发烫了起来。

最终,封行朗长长的叹了口气。

“虫子,你说……晚晚那孩子……是不是乖得有点儿出奇?”

做为一个溺爱自己女儿的父亲,封行朗也察觉到女儿的异样。

“怎么,你不希望你女儿乖点儿吗?”

直到封行朗撤开目光,丛刚才得以正常的呼吸。

“你说晚晚有没有可能在我面前装乖……然后趁我一个不留神,她就跑出去找封十五那小子?”

封行朗把自己的想法分析给丛刚。

不得不说,封行朗的确精明。

要跟他斗智斗勇,的确不容易。

何况封林晚才十四岁,根本就斗不过她亲爹这只老狐狸。

“应该不会吧……”

丛刚拉长着声音,“才十几岁的孩子,对待感情像过家家一样……没准两三天、八九天的,就会忘了还有封十五这么个人!”

“那可不一定!”

封行朗吁叹一声,“你太低估我封行朗深情的遗传因子了!”

“哦……”

丛刚幽幽的问,“那你的深情因子,用在了谁身上?”

“当然是我老婆林雪落啦!不然呢?你以为是谁?”

封行朗赏了丛刚一记白眼儿。

“我还以为是蓝悠悠,或者是严邦呢!”

丛刚风轻云淡的哼哼一声。

封行朗先是敛眉,随后直接蹦哒坐直:

“毛虫子,你说蓝悠悠,我还能忍?你扯严邦干什么?老子不又是基!”

封行朗是个正常的男人。

“那你是间接承认:你的深情因子都给了蓝悠悠啰?!”

丛刚挑衅的反问一句。

这话题……

又是干架的话题!

“狗东西,蓝悠悠都死那么多年了,你老提她干什么?”

封行朗似乎有些气急败坏,“她是你妹啊?还是你妈啊?”

“怎么我每天提到蓝悠悠,你每次都这副急火攻心的模样?!”

丛刚扫了暴怒而起的封行朗一眼,“真应该让你老婆林雪落看看你此时此刻的嘴脸!”

封行朗:“……”

这果然是个一提及,就能干架的话题!

“要不是你在开车,老子就跟你同归于尽!”

最终,封行朗还是松开了去抢方向盘的手。

“又生气了!!为什么每次提蓝悠悠,你总这么大的火气?!触及你的疼点了?”

这一刻的丛刚,落在封行朗的眼里,完是欠揍的。

三天两头用蓝悠悠的话题来触动一下封行朗的神经,很有意思!

等什么时候提及蓝悠悠时,封行朗没有任何反应了,才算是他真正的忘记了那个女人!

“蓝悠悠是我的初恋……我爱过她!你满意了吧?!”

封行朗索性就大大方方的承认了。

丛刚不动声色的拿出手机,并按下了录音健。

“你把刚刚的话重说一遍!我录一下发给林雪落!”

丛刚风轻云淡的说道。

封行朗:“……”

“狗东西,你要作死是吧?!行!老子今天就送你上路!”

言毕,封行朗也不管越野车正在行驶的状态,愤怒之极的他,立刻扑上前去掐卡丛刚的颈脖。

对于封行朗的攻击,丛刚早有预判;

甚至于他可以做到面不改色,脚下不慌的让封行朗卡掐自己的颈脖。

十秒钟,二十秒……半分钟……四十秒……

见封行朗完没有要松手的意思,而且还影响到自己的视线。

已经把车开到辅道上的丛刚,故意一个急刹!!

‘咚’的一声!

封行朗那帅气的脑袋一下子就撞在了挡风玻璃上!

丛刚算好了力道,可以撞疼封行朗,却撞不伤封行朗!

“呃……狗东西!你想谋杀我啊!”

封行朗抱着自己的脑袋怒瞪着丛刚。

“你卡我脖子,我脚下一慌,没控制得住!”

丛刚本想说:脑袋翁翁的吧?活该!

但他要是这么说,没准封行朗会直接暴跳如雷。

然后一激动就昏睡过去,还得要让扛上GK风投的办公室。

总裁办隔壁的那群秘书们,似乎对他不太友好。

总觉得丛刚想加害他们的总裁大人,想谋权篡位!

“你会没控制好?我看你是故意的吧?!”

封行朗好歹知道丛刚能憋气至少七八分钟之久。而且还是在水下。

现在自己才卡了他不到一分钟时间的脖子,他就能失控了?!

“年纪大了,怕死!”

这样的解释,相当的合情合理!

被挡风玻璃撞了脑袋的封行朗,肯定不甘心这么轻而易举的就放过丛刚;

于是,他直接上手,在丛刚头上来了三个脑瓜崩!

手指都打麻木了!

“狗东西,头这么硬!!”

丛刚:“……”

这头硬也怪他?!

打完丛刚之后的封行朗,似乎平静了不少。

“虫子,你对哪个女人深情过吗?阿里娅?还是安安的妈妈?”

封行朗问向重新把车开上主干道的丛刚。

“没有!我是个自私的人!我只为自己而活!”

丛刚淡淡一声。

封行朗斜了丛刚一眼,“没良心的东西啊……当然老子救你,还不如救一条狗呢!”

又是这个话题!

一出口,就是直接把丛刚踩到自己脚底板下!

“那下次看准点儿!”丛刚温声。

他并没有因为封行朗辱骂他不如狗而生气。

他已经习以为常了封行朗对他这样的嘲讽!

“但救你……是我这辈子做得最美好的事!”

微顿,封行朗突然又如此感叹一句。

丛刚手里的方向盘差点儿就没握稳!

“结婚也好、生子也好……或许大多数人都会经历!但我却因为救了你,让我的人生增添了更多的彩色!”

封行朗又斜了丛刚一眼,“时不时被你气得上窜下跳,也算是其中一种颜色!”

还没等丛刚感慨万千;

封行朗又补上一句:“老子早晚得死在你手里!”

想到什么,封行朗才恍然似的说道:“老子问你晚晚的事儿,怎么又扯远了!”

随后,封行朗一本正经的问向丛刚:“老实交代,你把封十五藏到哪里去了?快说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