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998_a5281

两个女人之间的那点儿怨和恨,说简单也简单,说复杂也复杂。

简单点儿说,就是为了一个男人;

可往严重了说,她们之间俨然已经没有了和平共处的可能性!

雪落的眼眸里充斥着强烈的愤怒。

能让一个柔弱的女人滋生起如此愤怒和恨意的,肯定是痛彻心扉的沉重伤害!

雪落觉得自己真的很傻!

一而再的忍让和迁就,换来的却是蓝悠悠变本加厉的迫害!

可这样的忍让和迁就,又有多少是她林雪落自愿的?

还不是变相的被逼无奈!

看着滚在一旁浑身是血且不知是死是活的邢十四,雪落的冲天怒恨瞬间爆发。

如果不是重伤,邢十四应该起身躲避了;

脚背上骨头的残断,让雪落寸步难行;每一次的动弹都会钻心的疼。

清凉夏日美女户外写真

她捡起一块碎石,狠狠的朝那辆黑色的轿车砸了过去。

‘砰’,石头砸在了钢铁铸就的引擎盖上。无疑是以卵击石。

“蓝悠悠,有种的今天就把我撞死!”

雪落声嘶力竭的朝蓝悠悠嘶吼着;为了自己胸腔中的愤怒,也为了给邢十四赢得有可能躲避的时间。因为雪落意识到:如果邢十四再被蓝悠悠碾压一下,估计连尸都无法保存!

雪落真的很痛恨:为什么蓝悠悠为非作歹到现在,她还能活得好好的?

“别着急,我这就送上路!”

黑色轿车一个极速的后退,拐上一个大弯儿,便朝着灌木丛中的林雪落横冲直撞了过来。

第一次的狠撞,被那簇灌木丛给阻拦了;不死心的蓝悠悠又进行了第二次第三次的倒车狠撞。

“来啊!来啊!今天要是撞不死我,我明天一定不会放过!”

雪落觉得自己真的要疯了!才说说出这般没脑子的挑衅话来。

就让蓝悠悠撞死自己吧!

自己作死!自己活该!

当时的她赌气着只想为自己曾经一而再的忍让和迁就买单!

在第四次冲撞之下,黑色轿车成功的碾压倒了那一簇灌木丛,朝着半躺在草坪上的林雪落再一次的狠撞了过来……

一个黑色的身影矫健的跨过灌木丛,在黑色轿车撞来的一瞬间将雪落连人抱起……

黑影低估了一个女人的凶残之心!不置它人于死地绝不罢休!

黑色轿车撞在了台阶上,最终还是被迫停了下来。

******

最先赶到医院的是河屯和邢十二。

是邢十四在昏迷之前给邢八发出的求救信息。

邢十四伤得很重,推进急救室的时候,已经出现休克的心跳骤停。

林雪落的意识还很清醒:除了左脚脚背上两根跖骨被石块砸断之外,其它都是刮蹭和皮外伤。

“义父,需要通知封行朗吗?”

邢十二盯了一眼急救室的方向,朝一旁的河屯询问。

河屯微微浅叹,“还是不急吧。等林雪落做完手术再通知阿朗吧。阿朗那小子脾气燥,他自己的腿还没好利索呢!”

邢十二点了点头,“也好。”

“作案的就蓝悠悠一人?”河屯紧声问。

“从现场警方反馈的信息来看,应该只有蓝悠悠一人!”

“那她人呢?”

“已经被警方带回去了!老八跟过去调查中。”

“我们一直盯着严邦,到是把蓝悠悠这个祸根给忽略了!”

“蓝悠悠知道林雪落在申大,应该是一路尾随跟踪过去的。看来她想弄死林雪落,也不是一天两天的心思了!”

“这个孽女!”河屯低厉一声,“还好十五不在车上……”

微顿,河屯侧身过来,“十五现在在哪儿?还在白林枫的公馆里?”

“是的,跟封团团一起。”

“这个林雪落也真是的:明知道自己有危险,不把十五带去我那里,却跑到人家那里去了!”

河屯低沉着声音抱怨着,“这幸亏十五不在车上,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!”

在河屯的心目中,他的宝贝儿子和宝贝爱孙的命,永远都只会排在林雪落的前头。

其实邢十二很想说:八成是宝贝儿子不乐意将老婆孩子送去浅水湾吧?怎么还怪起林雪落了!“对了,让老五去白老头那里把十五接回浅水湾。”

顾虑着邢老五的办事能力,河屯又说,“还是跟着老五一起去一趟吧!”

“不急的。我等老八过来后,再去接十五。”

邢十二有些放心不下单独留在医院里的河屯。他担心严邦之流有机可乘。

“不急我急!要是十五再出个什么意外,们还让不让我这个亲爷爷安生了?”

河屯催促着邢十二。

邢十二拗不过向来刚愎自用的义父河屯,便应好离开了。

他并没有离开医院。一直等邢八赶到医院做了交接之后,他才坐上邢老五的车赶去了白公馆。

看到邢八时,河屯眼中有着明显的不快。

“怎么来了?不是让去追查蓝悠悠的吗?”

“蓝悠悠已经被警方控制住了。以蓄意谋杀的罪名,估计她一时半会儿也出不来了!”

邢八走近一些,将老五带来的养生茶替上前来给河屯喝了两口。

从某种意义上讲,河屯并不仅仅是邢八他们的金主,更多的像长辈一样。虽说河屯平日里多半只是对他们这些义子吆喝使唤,但这并不影响邢八等人尊敬河屯为父。

“我到是挺想让她出来的!死在那帮条子手里,太便宜她了。”

河屯嗤声冷哼,“看来是我太仁慈了!应该早点儿了结她个孽女的!”

邢八默着。

环看了一眼,“义父,没通知封行朗吗?”

“阿朗脾气倔,腿脚又还没好利索,我想等雪落做完手术之后,再通知他。”

河屯的这番话,让邢八彻底的无语了:就您亲儿子精贵啊!林雪落可是您亲儿子的妻子,亲孙子的亲妈啊!现在被撞成重伤急救,您老儿竟然还能顾及这些琐碎,而不去通知她最亲近的丈夫?

虽说邢八对义父河屯这种自私的行为有异议;但他却是不敢言的。

******

好不容易耐着性子陪白老爷子下了一局围棋,林诺小朋友的小p股实在是坐不住了。

“我妈咪呢?我妈咪去哪儿了?”

“妈咪去学院做学问去了。”

学问什么的,林诺小朋友最不感兴趣了。

“都一个多小时了,怎么还没回来?外面坏人那么多……我还是打个电话比较放心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…真没瞧出来这小子还是个大孝子呢!”

可林诺打去的电话始终没人接听。因为那个时间点的雪落,正被蓝悠悠追着碾。

“我妈咪怎么会不接亲儿子的电话呢?”小家伙自言自语着。

“放心吧,有那个叫林什么的护送妈咪去学院,应该不会有事儿的。”

“嗯,我那个木头表舅还是挺利害的啦!”

林诺刚放下电话,封团团便楚楚可怜着一张小脸走了进来。

“诺诺哥哥,下好棋了,可不可以陪团团一起玩?我们去后院喂小兔子好不好?”

“谁说我下好棋了?第二局才刚刚开始呢!”

二者选其一,林诺小朋友宁可陪着白老爷子下棋,也不愿跟封团团去做喂小兔子的幼稚事情。

又等了两个多小时,快到午餐时间了,都没能等到妈咪回来。

又打不通妈咪和木头表舅的手机,林诺小朋友便寻思着:妈咪会不会偷偷回封家去看混蛋亲爹封行朗了?

很有这个可能!

林诺小朋友越发觉得:妈咪爱混蛋封行朗,要比爱自己还多!

不应该啊!妈咪不是一直说:他是她唯一的亲亲宝贝么!

说来说去,还是混蛋封行朗太坏了!老是跟他抢妈咪不说,还欠揍的讨好妈咪!

妈咪被他亲多了,就会忘了他这个亲亲儿子!

不能让混蛋封行朗这么嚣张!

封行朗是被儿子林诺的电话给催醒的。

他醒来的时候,便看到丛刚乖乖的坐在靠窗帘的地砖上,呈现出眺望沉思的状态。

而他的四肢,依旧被手铐和铁链束缚着。

很安静!

对于丛刚此时此刻的顺从和臣服,封行朗还是很满意的!

“混蛋封行朗,是不是又把我妈咪给骗去那里了?”

“亲儿子,这一大早的就对亲爹这么大呼小叫……好像不太合适吧!”

封行朗慵懒着声音。在被厚实窗帘遮挡的阳光房里,还真看不出户外的时间来。

“太阳都晒p股了,还早?我妈咪是不是被抱着在睡觉?快让我妈咪接电话!们越来越不像话了!”

手机里,传来了小东西桀骜不驯的嗷嗷直叫声。

“小东西……亲爹都把宠得快没个人样儿了!”

封行朗宠爱的微微一笑,挪动了一个更舒服的姿势,却警觉了不少:“亲妈不是跟一起在白爷爷家么?”

“老老白说,妈咪跟木头表舅一起去做学问了!可是他们到现在也没回来,而且还不接我的电话!肯定是把妈咪骗回去又亲又抱了!封行朗,好卑鄙!”

林诺小朋友依旧咋咋呼呼的。

“妈咪真不在家!诺诺,先挂了,我给妈咪打电话!”

封行朗这才警觉的从沙发床上坐起身来。

林诺小朋友刚刚挂断了混蛋亲爹的电话,白管家便匆匆忙忙的走了进来。

“老爷子,河屯的人来了,就在门外。他们说是要带走诺诺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