末年人禁止看的app樱桃频道

水土之气封天地,木灵之力锁四极,金火之力掌杀伐。由五行令催动的五行大阵,虽然不复以往的威力,却也不可小觑。

空间的封锁不仅可以防止苏恒遁走,更是极大束缚了他的速度,使苏恒如陷泥沼,金石雷火再噼里啪啦一顿狂轰滥炸,场面无比混乱。

赤融兽虽然没出手,但也很明智地撑起一个护罩,将青儿护住。这五行大阵一旦催动,演变下去,就算杀不死、也足以耗死没有真正踏入散仙之境的修士!

苏恒被劈得有些狼狈,余光一瞥间,看到露月仙子巧笑嫣然的模样,知道对方是在取笑,不由有些恼火。

他让自己冷静下来,这应该就是她在魂殿空间的所得吧,这女人的运气倒是不错。

苏恒一声冷哼,迎着斜斩而来的一道金火之光冲去,掌心焰焰,一股莫名的无形力量发出,如同掌握千百世界兴衰沉浮,统摄乾坤。

赤融兽浑身一震,他就是感应到了苏恒体内的那股力量,最终才心甘情愿地低头,不然以兽王之尊,哪里是那么容易臣服的?

誓言只能制约其身,却不能征服其心。

一股股虚幻不可见的力量如穿花蝴蝶般缭绕在掌指之间,形成一个场域,蓦地扩散。

金火电光劈落,猛然顿住,金光一个闪烁,徘徊不定起来,最后竟顺着苏恒的拳指游走,甚为乖巧。雷火继续扑面而来,却被一个场域阻在外面,乍一看,苏恒好像带了个火焰拳套。

“磁力最是克制金灵之力不过,如此一来,此阵的攻击力起码弱了三四成,至于火灵之力……”

苏恒略一思忖,眉头突然舒展开,眸中精芒闪烁,似笑非笑地看着大阵外头,“露月仙子,你也太不长记性了。”

小女生居家清新俏皮写真

露月仙子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东西压制了金灵之力,但也明白金光已然无法对其造成伤害。对于雷火之力,她心里更是不报期求,毕竟还有那把玉剑呢。

果然,下一刻,只见寒芒一闪,苏恒祭出一把水蓝色的玉剑。

这一刻,空气好像都凝结上了冰霜,混乱燥热、如同火山眼的大阵内部犹如寒冬降临,火焰渐渐熄灭。

眼看玉剑逞威,忽然,天上封锁的水云一阵晃荡,垂落道道水气天幕。

以水退寒冰!

巨大的古木扎根在大地上,不断汲取土灵之力,借以膨胀,随后一个吐息,补充着天际的水灵之力,再形成水幕连贯天地,形成另一个循环,生生不息。

露月仙子很果断,见金火之力奈何不得苏恒,便退而求其次,将他困住就好,只要能撑到援兵,那一切就好办了。

“想困住我?”苏恒斜眼看来,像是看穿了她内心的想法,冷酷的目光让露月仙子一阵心悸。

随即,露月仙子缓过神来,心里有些懊恼,自己也是个天才,干嘛这么怕他?

一番思想争斗后,她最终一声轻叹,还是性命重要,犯不着与这样一个妖孽死拼。

金火之力被破,大阵有缺,瞬间变攻伐为封锁,冥冥中一股气机沉闷,将这片区域与外界隔离,似要将之驱逐出三界六道。

苏恒无惧,舒展拳指,强大的元磁真力于指间缭绕,绽放丝丝电芒,扭曲了空间。掌影变大,足有三丈宽,六丈高,如神灵之手,主宰人世沉浮。九天玄玉剑搭在掌心,与磁力相合,剑尖朝外,一点冷芒闪烁着幽冷的寒光。

“破!”

苏恒轻喝,手掌一推,玉剑受力朝大阵壁垒的一点刺去,重逾万钧的力量作用在一点。

铿!

一声金铁交鸣的脆响,剑尖刺在法阵壁垒上,如石子投湖,激起千层浪,整座木灵壁垒像水纹一般剧烈颤动。

咔咔咔!

寒冰冷冽,九天玄玉剑的可怕之处再次显现出来,整把剑身都被雾气萦绕着,寒气散发,竟试图将整座大阵冰封!

摇动的树木瞬间静止,茂密翠绿的枝叶如同最精美的艺术品,被活灵活现地冻结在一块块冰晶里。

“天!”露月仙子惊呼,这把寒冰神剑竟连法阵也能冻结冰封?!

苏恒也有些意外,他感觉和玉镯融合后,虽然又分开了,但这把剑隐隐又发生了一些变化。

眼看苏恒就要冲将出来,露月仙子眼底闪过挣扎之色,看着黑红令箭的眼神有一丝惋惜。

“罢了罢了,只要能困住这少年,等到派中长老支援,哪怕损失掉这支令箭也值了!”她有些无语地看着生龙活虎、即将冲破法阵的苏恒,实在难以理解怎么还有这样的人,简直凶猛得一塌糊涂!

这已经不是散仙以下的人能制约得了的。

想到这儿,露月仙子的目光逐渐变得坚定。

“五行铁血令,天堑化葬土!”

一声娇喝陡然响起,苏恒本能地感觉到不妙,立即收剑,玉剑环绕着周身来回飞腾,身形急退。

轰!

下一刹那,整座大阵自行解体,冰晶爆碎,隐约间,像是可以看到外界的天空。

“大阵告破了?”青儿疑道。

苏恒不语,目光四处游离,他不觉得事情有这么简单。果然,下一刻,空间部爆碎,大阵法则、空间法则肆虐,五行之力混合在一起,铺天盖地地压塌而至。

那幅场景,就像是超级地震来临时,顷刻击毁一栋高楼大厦,而他们,就是大厦里的人,被瞬间埋葬。

“开!”

苏恒双目圆睁,硬是撑起了一层灵力护罩。法阵破碎的压力作用在护罩上,使之不断晃动,却始终不曾破裂。但显然,苏恒无法突破出去,因为封锁着的,是法则!

位列仙班后才能真正接触到的法则!

从外面看来,此地就像是一座巨大的土坟,中间高高耸起,上面插着一支染血的黑红令箭,如同墓碑。令箭上的血液不知从何而来,缓缓淌下,弥漫整个坟包,以一道道特殊的纹络轨迹封印着,旋即又渗透进去,形成一张隐形的血色大网,不留半点痕迹。

整个画面,既显得宏大,又是那么的诡异,让人头皮发麻。

在落日余晖的映衬下,此地仿若一片葬土,埋葬了无数生灵,死灵怨气沸腾,为大不详的诅咒之地,谁也不会想到下面还封印着三个生灵。

看到“坟包”稳如泰山,露月仙子如释重负,取出一张法旨,口中念念有词,随后,法旨燃成飞灰,消失不见。

“把消息传出去了,希望能顺利等到派中长老前来。”她揽了揽云鬓,喃喃自语。

“葬土”中。

赤融兽正在长吁短叹。

“完了完了,这下要嗝屁了。”它捶胸顿足,恨不得再向上天借五百年,“想不到那女娃这么有魄力,不惜毁掉五行令,也要将我们困住。我该早点出手的,哎呦我刚刚犯的什么贱啊,怎么就不出手呢?”

“想我堂堂一代兽王,才活了这么点岁数,还远远不够呢。不行不行,我要长命百岁,呸,是长命……寿与天齐!” 它碎碎念。

苏恒也是紧皱着眉头,无论他怎么催动力量,竟也撼动不了此阵分毫。

他们真正成了笼中之鸟。

“我说,你好歹是堂堂兽王,怎么就这么贪生怕死呢?一点都没兽王应有的风度。”苏恒没好气道。

赤融兽神色一滞,慨叹道:“你还不会懂的,活得越久,就越害怕死亡,生命这种事,无关风度不风度。”

苏恒哑然,瞧见赤融兽一副感慨万千的样子,一时不知该作何回答。

“苏恒哥哥,现在怎么办?”少女靠上前来,她一点也不着急,好像有苏恒在身边,不论置身何地自己都是安的。

苏恒摇摇头,刚要说什么,忽然眼前一亮,“青儿,你看看周围,看能不能瞧出些名堂。”

“好呢。”青儿一口答应,美眸逐渐迷离,若有一层月华洒在她的双瞳,流转梦幻光彩,“我看到……周围有很多道血痕从上面蔓延了下来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