茄子隐藏app

【 .】,精彩免费!

崇州城。

张邵洋头大如斗,那些顶天了才天元境的城卫军则是吆喝着让那些强者排队,态度竟然强硬无比。

“大家排好队,一个个来,很快就能看有没资格进入了。”

“排队,没有真人境都得排队。”

“排队吧大家,我给们跪下了……”

这是城卫军们一生的高光时刻,值得他们炫耀终身!可惜,无论他们怎么叫唤,那些灵海天宫境,根本理都不理他们。

排队?开什么玩笑,我等傲视寰宇,什么时候排过队?

秦隶也在人群当中,他来得刚好,比较靠前,颇为好玩的看着一切,也看到焦头烂额的张邵洋,心中不由的有些好笑。

也有今天啊!

骤然,有真人境的威压从远处出现,没有半分遮掩的一路倾轧而来,让原本嘈杂不已的诸多强者悚然一惊,顿时安静下来,却只见得有强者卷在一团金光之中破空而至,直接朝着城主府方向而去。

与此同时,有真人境的气势从城主府里也升了起来,贺郡青站在半空之中,昂然开口:“道友请了。”

自然清新女孩骑单车田野风光户外写真

那强者顿在半空之中,金光舒展开来,露出一个穿着红袍的男子,红袍没有什么特别,只在衣角处绣了一个金色的“荒”字,一眼看去倒是并不起眼,若是仔细端祥,便能够感受到一种恒古荒凉的气息。

很显然,这字里蕴着“意”!

贺郡青瞳孔微缩,显然是认出了来人的身份,行礼道:“这位师兄怎么称呼?”

男子傲然开口:“荒古联盟,慕容冲。”

贺郡青点头:“哦,慕容兄您可以入内,不过其他人,得排队。”

红袍男子的身后还有两人,一个是身穿锦袍,上面绣满了星辰日月的男子,面容俊俏,气质非凡,只是嘴唇微比较薄,按照面相说来,当属薄情寡性之辈。另外一人几近两米,浓眉大眼,肌肉发达,一看便是个炼体的大汉,二者皆为天宫境中期。

慕容冲深深的看了贺郡青一眼,自己的实力虽然没有她强,但自己荒古联盟的身份,普通人都得高看几分,没想她却不给这个面子?

不过,想到贺郡青疯子般的往事,慕容冲哂然一笑,道:“们去排队吧。”

那俊俏男子挑了挑眉,没有多言,便带着大汉落了下去,看着密密麻麻的人,他哼了一句,那大汉顿时会意,直接以肩膀将前面的人撞开:“让开,让少爷先进。”

不少人怒目相视,不过那大汉舔了舔嘴角,握着如酒坛般的拳头嘿嘿笑道:“信不信我一拳头下去,就会死?”

众人实力弱的敢怒不敢言,实力强些的,也不想惹到大麻烦,纷纷将目光了落向空中的两位真人,不过两位真人却看也不看,一边聊着天,一边落入了城主府中。

事实上,贺郡青也不是傻,自己驳了慕容冲一次面子,是为了保证歌者一脉的超然地位,而排队这种小事,她如何还会再管?

实力为尊,本来就是修真界的铁律!

那荒古联盟,可不是省油的灯啊!

大汉清出了一条路来,便将那少爷请到最前面,嬉笑道:“少爷,您请。”

“就滑头!”

那俊俏男子摇了摇头,却舍我取谁的站在第一位,惹来不少人心中腹诽不已。

就最坏,若不是这哼了一声来示意,这傻大个怎么会懂得插队?

人面兽心!

很快的便开始,还是由那两个俏丽侍女站在门口,这一次并非验证实力,而是让他们直接取出准备好的诗或歌,若还算凑合,两个侍女又并未听过,便算过关!

那俊俏男子微微一笑,取出一张古朴的兽皮卷,道:“这是篇古谱,我在一处遗迹里偶然得到的,只是我不通曲律,此处便借花献佛,赠予白姑娘了。”

两名侍女接过兽皮卷,摊开一看,对视一眼,便齐齐伸手示意:“公子请!”

那俊俏男子颇为得意,唰的打开折扇,摇了摇,轮到那壮汉,他也取出一张兽皮卷,递了过去,一边还嘀咕着:“幸亏少爷也给我准备了一份,否则就没法进去照顾少爷了……”

众人都被这家伙的阔绰震惊了,竟然还专门给仆人准备了一份古谱?虽说什么不通曲律,但这样的古时曲谱,如果带去那些以音律作为主要手段的宗门,绝对能卖出个高价的!

秦隶却嗤之以鼻,那大汉说什么照顾少爷,明显是个幌子。他可不是表面看上去那般粗鲁,他身上还有一种莫名的韵律感,歌者一道对他为此无效,他这样说,不过是想给他那少爷抬高身价罢了!

直接就进入了两人,让不少人心中一松,本来他们都听闻歌者一道虽然好处多多,许多人都会为那动听歌声灵光迸射,但却要求极高,非才高八斗之辈无法产生共鸣,现在看来,似乎并非这么回事?

不过接下来,他们便知晓了什么叫要求极高,一队下来,能够进入其中的百不存一!

如果不是在远处也能够听到仙音袅袅,偶尔也会迸发出一丝灵光,这些人恨不得直接就掩面离开!

太欺负人了!

筛选过程很快,而且修为不论,让很多人都极不习惯,很快就轮到秦隶,那两位侍女俏生生的问道:“诗还是歌?”

“诗吧。”

秦隶有些不太有把握的样子,然后稍稍酝酿,才道:“崇州风光百般好,冬日迟迟草木旺,崇山不见我来至,白立人间一万载!”

众人:“……”

啥几儿玩意?

“不行。”

两位侍女也有些无奈,虽然诗词无需堆砌华丽的词藻,但这也太白话了吧?临时抱佛脚读了两月书来的?

众人哈哈大笑,每看到一个人被刷掉,便是大型的车祸现场,事主本人苦不堪言,围观酱油党却看得美滋滋。

修真界难得这样的盛事啊!

秦隶也一头灰溜溜的,准备离开,可鬼使神差的,他却是想到吴宇晨说的话,虽然觉得这简直是痴人说梦天方夜谭,但万一呢?

万一吴宇晨真有这样的排面呢?

这样想着,秦隶却是迅速的取出纸笔,犹豫了一下,写上——我乃万岳宗宗主秦隶!

两个侍女一头黑线,齐齐摇了摇头。

万岳宗什么东西,能吃吗?

秦隶一脸尴尬,又在纸条后面添了几个字——是吴宇晨的师父!然后一脸忐忑的递回过去,心中却是后悔不已,要死了要死了,自己怎么就真这样做了?会不会被笑死?会不会被直接赶出去?

吴宇晨啊吴宇晨,师父这次被害死了!

就在秦隶心中戚戚然的时候,那两个侍女对视一眼,却是点头,恭恭敬敬的行礼:“前辈请进。”

众人哗然,这家伙到底写了什么?千古好诗吗?这侍女的态度,出乎意料的好啊!

秦隶昂首挺胸,一脸傲然,一群扑街货,没资格听自己的秘诀!

……